全国劳动经济学理论发展与学术传播研讨会暨第三届雄安新区建设公共政策智库论坛

建设新型智库背景下科研管理的思考


来源:行政管理改革   赵斌

作者简介:赵斌,国家行政学院研究生院学生处处长、博士,现挂职内蒙古行政学院院长助理。

 

[摘要] 在全面推进新型智库建设过程中,现有科研、决策咨询管理体制还不完全适应新型智库建设的需要。科研和决策咨询存在“和而不同”的关系,智库建设与科研、决策咨询则是“大浪淘沙”的关系,而这两种关系决定了可以通过完善大科研管理模式构建新型智库建设的体制机制。

 

[关键词] 智库;科研;决策咨询;管理;体制

 

2015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极大地调动了各级政府、高校、科研机构和广大学者的积极性,掀起了智库建设热潮。然而,热潮之下推出的科研管理相关举措所显现出的问题表明,我们还需要对新形势下科学构建内部科研管理体制机制进行冷静而深入的思考。

 

一、当前新型智库建设中科研管理存在的问题

 

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重要内容,建设中国特色的新型智库是党和国家的战略部署。这一战略部署为高校、科研机构实现新的跨越式发展带来机遇,许多高校、科研机构迅速将智库建设纳入组织使命,落实机构和人员,纷纷设立了决策咨询部 、智库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等,极大地推进了此项工作。然而,在大干快上的同时,缺乏科学认证所带来的内部科研管理体制机制问题逐步显现:

 

一是机构同质造成资源浪费。许多单位新设的智库管理机构或决策咨询部门与原有的科研部门其核心业务均围绕项目管理展开,主要是立项、中期检查、结项三个方面,辅助业务也大同小异。两个或多个管理部门虽然在具体内容上可能重点不同,但是工作内容、方式方法具有较高的同质性。这种同质性使得许多可以共享的资源被人为分割,重复建设,造成低效和浪费。

 

二是各自为战造成研究项目混乱。新建机构要有所作为,首先要有好的项目,要编制好课题指南。如此,一个单位内部就出现了科研项目、决策咨询项目及智库项目等类型课题指南。而从课题指南上看,这些项目课题无论在内容、写作规范、课题检查、结项等方面要求基本上是一致的。使得研究人员搞不清这几类项目课题到底有什么区别,有何具体要求,如何写作。此外,个人研究成果或横向课题也不知是报哪个管理部门。

 

三是标准不明确造成研究质量下降。许多单位对科研和决策咨询项目或没有具体标准,或标准同质,或标准粗糙,致使研究人员对不同类课题不加区分,原来怎么做的现在还怎么做,还有的依据个人理解开展研究,其成果既不像科研成果又不像决策咨询成果。这种多机构管理项目的做法,一定程度上干扰了研究,影响了质量。

 

产生以上问题,主要原因在于许多高校、科研机构对科研、决策咨询与智库的关系及机理研究不够,认识不清,盲目增机构、上项目。当然,也不排除个别单位借机扩张机构增加编制。

 

二、科研、决策咨询与智库的关系

 

(一)三者不在一个范畴内

 

范畴要求在一个标准下对一对或一组概念加以区分。如“理论”与“实践”,“知识”与“经验”,“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等。而科研、决策咨询与智库则不存在这样的标准。科研是运用科学方法,有目的、有计划、有系统地认识客观世界,探索客观真理的活动过程。决策咨询则是以为决策提供智力支持为目的,通过专业人士所储备的知识经验和对各种信息资料的综合加工而进行的综合性研究开发。《意见》对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定义“是以战略问题和公共政策为主要研究对象、以服务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为宗旨的非营利性研究咨询机构”。可见科研和决策咨询是一种性质不同的活动,而智库是一种组织,三者不在一个范畴。既然不在一个范畴,就很难将它们并列使用,管理也是如此。

 

(二)科研和决策咨询是“和而不同”关系

 

所谓“和而不同”是指科研和决策咨询存在共生共存、相互融合的关系,也存在各有特性、相互区别的关系。其共生共存、相互融合关系表现在:

 

一是都要坚持正确的方向。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讲,“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必须旗帜鲜明加以坚持。”在当代中国,不论是科研还是决策咨询活动,都必须在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下进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解决中国的问题,为人民服务,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二是科研是决策咨询的基础。任何的决策咨询都需要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是科研成果在决策咨询活动中的应用。科研成果可以是已有的成果,也可以是即时成果,但都无不是通过对理论的探索或经验的总结之所得。决策咨询是对科研成果进行加工、转化,与实际问题相匹配,提出可行方案,供决策者参考。可以说没有科学研究就没有决策咨询,否则就是不科学的和不靠谱的。

 

三是决策咨询为科研提供导向。科研同决策咨询一样,也要以问题为导向,通过对问题的研究,探索规律,形成指导实践的理论。问题可以来自于完善理论自身的需要,但更多地是对实践问题的解释、解答和解决。就国家治理而言,所有决策咨询的事项都是实践中亟待解决的难题。咨询为科研出了题目,提供了导向,使得科研更接“地气”,也赋予科研成果时代使命感和历史生命力。

 

四是研究方法和管理方式相似。科研和决策咨询都需要严谨的科学态度,对问题演进脉络、存在形式、产生原因和解决思路进行科学的归纳、总结、演绎、推理,运用质性或量化的分析加以研究。在方法上都需要运用调查研究、案例、历史等多种研究方法,这些研究的方法在科研和决策咨询中都具有相似性。这些相同或相似的方法为科研和决策咨询相似的管理方式提供了理论基础。

 

科研和决策咨询各有特性、相互区别表现在:

 

一是目的不同。科学研究的目的是认识世界,探索规律,形成学说、理论,为改造世界提供科学依据。而决策咨询的目的是将科学研究所产生学说、理论和经验应用于改造世界,提出政策建议,为公共决策提供参考。可以说科研和决策咨询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分别被赋予不同的目标和任务。而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这两个过程,决定了科研并不一定成为决策咨询的成果,而决策咨询一定是科研成果的运用。

 

二是外延不同。科研是认识世界的过程,它的外延涵盖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理论上涉及各个学科,实践上涉及各个领域。决策咨询更关注党和政府治理过程中的重点、难点、热点问题,聚焦于战略问题和公共政策。从这种区别来看,科研的外延要远远大于决策咨询,它们是一种包含的关系。需要说明的是,来自于群众的创造或基层的做法,也是决策咨询的重要方面,但是这种原始的、资料性的东西也是需要科研工作者加以归纳、总结、提升,这种活动也是科研活动,并不是游离于科研之外的决策咨询活动。

 

三是成果要求不同。科研的最终成果或是一部著作或是一篇论文,内容上要有创新性,结构上要有完整性,它要讲清楚学术发展史、问题的形成、产生的原因、影响因素、国内外比较、结论或解决问题的建议。决策咨询的最终成果是一份决策咨询报告,内容上要有针对性,要聚焦一个问题,结构上要精炼,主要讲清楚问题是什么和怎样解决问题。不能将科研成果直接当作决策咨询成果使用,必须有一个转化的过程 。从这个意义上讲,决策咨询成果比科研成果要求要高,它不仅需要一份决策咨询报告,必要时要附上作为报告的背景的科研成果。

 

(三)智库与科研、决策咨询是“大浪淘沙”关系

 

智库是科研和决策咨询的机构,科研和决策咨询则是两种活动。组织活动需要符合组织意图,完成组织目标。也就是说,智库要对科研和决策咨询进行有意识的管理,这种管理就是“大浪淘沙”过程。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对研究对象的选择。《意见》明确了智库研究对象是战略问题和公共政策。也就是说凡不属于这两方面的研究均不在智库选择范围。这里所要探讨的是,这个范围并没有说智库研究的是理论还是实践问题,我们认为,智库研究既可以有理论问题研究,也可以有实践问题研究。

 

二是对研究过程的选择。围绕智库研究对象,我们可将研究区分为科研和决策咨询两个过程,如果研究对决策影响不是直接的、现实的,只是潜在的或基础的理论,这种研究止于科研,还没有上升到决策咨询层面。如果研究对决策具有直接和现实的影响,可以通过转化,形成对某一问题的决策咨询报告,这是决策咨询。

 

三是对研究成果的选择。《意见》明确了智库研究要服务于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即凡是有利于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的研究成果都是智库的成果。当然,不同的智库有其专业方向,个人的成果并不一定成为本单位智库成果,也可以成为其他智库的研究成果,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

 

三、理顺新型智库建设中的科研管理体制

 

(一)高度重视新型智库建设

 

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是党和国家重要战略部署。《意见》确定了四个重点建设智库,即党校行政学院智库、高校智库、科技创新智库和企业智库、社会智库,并确定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单位。各智库建设单位谋划好、落实好、发展好是一项永无止境的光荣使命。

 

(二)建立健全新型智库领导体制和制度体系

 

首先要建立健全领导体制。智库建设涉及面广、难度大,必须加强党的领导,许多单位成立了以一把手为组长的新型智库建设领导小组,将各相关部门负责人纳入领导小组,这使得党委在智库建设上有了抓手,这一经验值得推广。其次要建立健全制度体系。这里涉及主要有智库章程、项目管理、经费管理、成果评价与转化、国际交流与合作等方面。其中章程是智库建设的方向、原则和基本规则,项目管理是智库运行的基本机制,经费管理是智库建设规范运行的保障,成果评价与转化是智库建设质量保证,国际交流与合作是智库建设国际空间的拓展。

 

(三)完善现有科研管理部门职能

 

设立新型智库建设领导小组直接涉及到的是办公室问题。根据科研与决策咨询“和而不同”的关系,办公室设在现有科研管理部门可能是最佳选择。因为决策咨询是建立在科研的基础上的,其所拓展主要是成果转化部分,完全可以从增加现有科研管理部门职能加以解决。这样做的优势还在于:一是,树立了大科研的理念。将所有科研纳入统一管理,当然智库项目可以在总的科研项目中单列。这样既理顺了科研和决策咨询的关系,也避免了研究人员在科研、决策咨询、智库项目上的困惑。二是,避免了机构重复交叉设置。智库管理与科研管理及决策咨询管理其核心在于项目课题管理,工作内容和程序大部分相似,如果还按“一事一设机构”的传统做法,难免机构重复,人浮于事。三是,有利于资源共享。现有的科研管理部门大都已建立了科研管理系统,研究人员和管理人员已基本熟悉了系统操作,如果再单建部门、单设系统显然不科学、没必要。如果在现有科研部门增加职能,只需对现有系统改造升级,增加决策咨询方面内容,既节省了资金投入,更重要的是节省了大量的制度成本。

 

当然,科研和决策咨询“和而不同”的关系,表明科研和决策咨询在目的、外延和成果上确有不同,如果一个单位决策咨询任务确定特别大,再另设一专司决策咨询部门也可以考虑。那么智库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决策咨询部门并非不可选择,但不建议将领导小组办公室设成实体机构。

 

(四)适当增加科研管理力量

 

新型智库建设虽然在大科研范围之内,但毕竟是一项全新的事业,需要实现观念的转变和专业人员的调整。在观念上,要从传统的以课题管理为中心转变到为智库建设为中心,既要考虑传统课题,更要关注智库项目,这样才能使得科研管理主动融入到智库建设之中。在专业人员调整上,新型智库建设要求有必要的人员负责科研成果向决策咨询成果的转化,负责构建人民群众向党和政府建言献策渠道。这就必须考虑在现有人员的基础上,适当增加科研管理力量,将决策咨询与科研有效对接,使科研管理机构起到决策咨询成果孵化器作用,尽快实现智库管理基本功能。

 

(五)提高科研管理部门保障能力

 

在政治保障方面,科研管理部门要对课题“看得清、选得准、把得住”。要看清党和政府最关注的重点、难点问题,选准符合智库专业方向的课题,把住决策咨询成果的政治关、质量关;在经济保障方面,科研管理部门要做到“有渠道、有重点、有监督”。要有多方面资金来源渠道,为智库建设提供坚实基础。要统筹兼顾,将有限的资金最大限度支持重点课题,使资金使用效益最大化。要对资金使用加大审计监督,防止资金浪费和滥用;在人才保障方面,科研管理部门要做到“引得来、用得好、留得住”。要将热爱科研管理事业、熟悉科研管理业务、创新能力突出的人才引进到智库建设事业之中。要将引进的人才使用好,最大限度发挥人才作用。要用事业、感情和适当的待遇留住人才。

 

热点信息
  1. 暂无数据
本月热点信息
  1. 1
    暂无数据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9号五栋大楼B1-1202、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28号中冶大厦10楼1010室
传真:010-68366500|邮箱:cale2016@126.com | 电话: 010-68366820
Powered by 中国劳动经济网 © 2016京ICP备160104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