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劳动经济学会年会通知

李珍:好好活着 好好工作

来源:中国社科经济学

关于能否通过扩大覆盖面实现养老金的可持续。从收入的当期增加来说,是有可能的;但中国扩进来的人群多半是灵活就业人员或低收入者,他们缴纳的保费少,未来需要支付的多,所以从长远来说,要充分考虑可持续性问题。

 

关于缴费率问题。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如果想少缴费,多拿钱,工作年限就得长。如果不想多工作,想多拿钱,缴费率就要高。

 

DB计划的缺点很明显。瑞典成功地把DB计划转成了FDC计划。瑞典做了一个制度创新,其精妙之处,一是把DB转向了FDC,而不需要转制成本,也不需要承担基金管理风险。这样的转制使DB这个制度的责任,社会的责任或者政府的责任,转向了个人。责任转移的同时也是风险转移。当然也产生了一些问题。

 

另一个精妙之处是,设定了一个平衡机制,保证这个制度在长期之内收支平衡。瑞典的数据是70年一个滚动,每年做一个70年的平衡预测。任何时候,发现收支不平衡,资产大于负债,就开始启动平衡机制。

 

还有一个精妙之处是长寿风险机制的设置。在智利模式里,个人账户没有长寿风险的设计,瑞典有。我的疑问是,个人账户,NDC也好,FDC也好,到底有没有激励作用。

 

个人账户存在计息率,根据工资增长率来给个人账户计息,只要发现收支不平衡,就随时启动负利息。由于金融危机的原因,一是投资失败,一是失业增加,2008年收支不平衡,于是就开始启动自动平衡机制。启动以后需要9年的时间,到今年还没有修复到原来预期的结果,要到明年才能修复。问题是,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名义资产的缩水需要9年时间来修复,期间退休人口的损失怎么办?政府是怎么应对这个风险。瑞典有一个口号特别值得学习——活的长,工作的长。

 

       NDC和FDC的比较。它们是两个制度,NDC是由2.5%FDC个人来决定投资。FDC有收益率的波动。但是拉长时序,就会发现,无论是从算术平均数还是从几何平均数,还是从加权资产收益率来看,FDC都好于NDC。在做两种制度选择的时候,时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李珍系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根据其在“养老金改革:国际动态与中国实践”国际研讨会的发言整理)

热点信息
  1. 暂无数据
本月热点信息
  1. 1
    暂无数据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9号五栋大楼B1-1202、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28号中冶大厦10楼1010室
传真:010-68366500|邮箱:cale2016@126.com | 电话: 010-68366820
Powered by 中国劳动经济网 © 2016京ICP备16010424号